入职一个多月了,发生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 公司九周年文化衫,作为新员工领不了,自闭;
  • 某天早上起来穿裤子的时候把上面的扣子崩掉了,尴尬;
  • 某天晚上坐在旁边看 Leader 写代码,思路清晰手速爆炸,惊呆;
  • 突然被安排去雄安新区(河北保定)给用户做培训,懵逼。

非标准程序员

我很难和人轻易熟稔,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岗位还要出差和未曾谋面的人打交道。

出差前几天进了个名叫“白洋淀秋游”的群,和同事们寒暄了几句,谓之苦中作乐。最后一晚写好了 Notebook 代码和讲义的内容,准备借权的 iPad 作为到时候使用的第二块屏幕,当时他答应得爽快(急着进屋和女朋友聊天),凌晨四点却和我说里面有太多隐私的邮件和照片,回他“所以借不借嘛”,结果没有回复了。

想起之前几次拜托或嘱托好权的事情临时都有变卦——人口普查的时候和对方说好当天晚上九点钟所有人都在家,结果到时候他在公司睡觉;朋友来聚会,出门前说借他房间投影一用,结果门关的死死的… 这些倒不是像刻意为之,只觉得凡是和自己利益无关的,权总不把事情放在心上,处理得很马虎。结果言而无信太多次,我觉着以后再有很关键的事情需要帮忙时,不会再找他了,风险太大。我又想:“朋友掉链子,公司的同事总是靠谱的罢。”抵达雄安新区后,和随行的同事也说好,到时候借他电脑一用,看看讲义内容防止思路断掉。也是一口应允了,结果真到了开始展示的时候,同事坐在一边用起电脑办公来,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后来总结一番,我得出了结论:

  • 找人帮忙,不看他个人能力怎么样,得看这个人靠不靠谱。
  • 曾经多次被你帮助过的人,且许诺一定报答的,在关键时刻未必会靠谱。
  • 相反,找曾经向你提供过帮助的人帮忙,更有可能获得帮助。(富兰克林效应)

总的来说,整个“秋游”的体验很差——早晨 7 点起从知春里出发,8 点半赶到金隅和同事们会合,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午餐吃得凑合,听同事讲北京风水人情,讲得头头是道。没有午睡环节,培训过程中网络环境很差,顶着高延迟磕磕绊绊地讲完了。坐车往返接近五六个小时,晚上 10 点进北京市后把我放在西三旗下,他们继续坐车回去,我另外再打车回家… 我喜欢狗,胜于喜欢人,是有理由的。吹着凛冽的冷风,对比之下想起身边的程序员同事们的好,觉得他们更加可爱了。

在车上这名负责售前的同事和我讲了各种技术方面的东西,他说自己是做编译器出身的,研究的东西比搞深度学习框架的还底层,可惜没需求。谈及工作经验从交换机到 GFW,从华为 K3v2 到差点去以色列研究芯片的经历,讲得天花乱坠… 我没那么容易被唬住,也不想问,就随声附和了一路。只可惜这次雄安行除了一身的疲倦,自己戒备心加强之外,再没有多少有实际意义的收获。我爱和聪明人打交道,却不是精明人,二者彻彻底底地不一样。

白洋淀有秋天,但没有秋游。

当技术背景也成为了虚荣的手段

还发现两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都浮于表面:

  • 很多人计算机科班出身的本科应届生,都认为自己能胜任产品经理的岗位;
  • 近几年 “算法工程师”的 Title 成为了一种很有逼格的存在,仿佛高人一等。

和一个校友聊天,他即将考研,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不去搞技术做研发,背后的台词就是说你这水平原来不够进顶级大厂啊,并告诉我他早就在上个暑期拒掉了字节的 Offer,准备读研究生。然而在我看来,解释这一切的理由很简单:

  • 我不想把自己前几年的工作经验积累给丢掉。顶着大厂光环进去做一枚螺丝钉,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尽管钱多,但不一定开心。我的观念是:跟对团队很重要,能发挥价值更重要。干活干得自己和 Leader 都开心了,涨工资是早晚的事情(而且已经找到一份让自己 Happy 的工作了,并不会在意一开始的工资有多水)。随波逐流追求 Title,无非是想对外体面些,没准最后自己很难受。
  • 我不是适合做五虎猛将的类型,我更希望自己做运筹帷幄的军师。

字节很有钱,字节很有钱,很有钱。多到可以承受得起各种试错成本,所以在电商、游戏、搜索、教育领域不断地砸钱(说是烧钱也不过分)。Google 当年也是凭着流量广告大头盈利的,而字节不能一直靠抖音流量变现赚钱,就好像当年 Google 不会把所有的资源都扔在自家的搜索引擎上一样,所以早早地开始为以后布局谋出路。所以这个时间段如果能进字节,可能真的不是因为你有多聪明多能干,而是因为字节各个业务线疯狂扩张,疯狂地需要人力,天赋好能力差一点没关系,满足最低要求招进来慢慢培养,字节养得起。

而且对于有想法的人来说,字节相较于其它的互联网企业能够更好地提供一个放飞自我的舞台——你在这个领域有想法,放在大多数企业可能要考虑成本控制等各种方面的因素,但字节不缺钱,你先放手去干就好了,根据效果再去调整优化。字节搞产品的路子和搞科研有点像,想法得要有平台和资源环境来做支撑,我允许你 100 个人里面 99 个人日常都是在写灌水的文章,只要最终有一个人可以拿出 Solid 的作品,那整个团队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写到这我又想到另外一个概念,搞风险投资的人也一样,只要资金雄厚,就可以在多个领域和业务上做投资,只要出来一个阿里巴巴或者 Arm,投资方就能够赚大发。所以我但凡听见有想当产品经理的,一定推荐他/她去字节跳动试一试,可以有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不受束缚,工资又高,管你是不是进去灌水的大多数。

P.S: 如果觉得“钱”是一种很庸俗的定义,把它替换成一种泛用的“资源”就好了。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大家都希望中国能有 Google 这样的企业,但是硅谷的人可不会都把 Google 当朋友,在行业内存在着竞争,你就是对手。一旦有人形成垄断,结果在零和博弈中,马太效应,赢家通吃,被时代浪潮拍死在沙滩上的输家比比皆是。

这世界谁可以讲公平公开公正,但没有真正的平等。一群人之间形成阶级后,上边的人如果想维护自身的阶级利益,就会想法子让阶级固化;下边的人不甘被奴役被剥削,就会想方设法地通过阶级流动让自己变成人上人。人的思想是这样的,人所创造的东西也大抵如此。

百度抓住了搜索,腾讯抓住了社交,阿里抓住了电商… 一个需求的早期垄断就可以支撑互联网企业走很远。后面该如何发展?其实一切就变成了概率问题,既然引领行业潮流、推动时代发展甚至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天才总要在人中出现的,那只要我把大量的人都笼络到我这里,最终这个人在我这儿出现的概率不就变大了吗?所以只要锄头挥舞得好,不怕挖不到人。前面提到了,有想法的人不在意钱多钱少,只需要一个地方来施展拳脚,所以会跳槽到更好的平台。阿里云是阿里发展的第二阶段,腾讯紧随其后,百度云之前专门指百度网盘… 可见差别。其它大部分的碌碌之辈,现实一点也会去工资更高的地方,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接下来的方向

我觉得单单做教育这一块,大家只看到了在线教育有利于内容分发,互联网的特性让原本赚一个人的钱变成了同时赚很多人的钱——哇靠这不是暴利行业吗?然后就入局了一批奇奇怪怪的人,毕竟在线教育不用考教师资格证,有时候利用一波信息不对称,就可以拿低成本获取的某些资源割一批韭菜。所以平台的目光都放在了名师资源的争夺上,做出来的产品也都是一个模样,没有什么颠覆性的东西。

AI + 教育确实是一个点,但是在一些企业那儿纯粹就变成了噱头,完全没有把 AI 能发挥作用的地方给体现出来。上次和 xxr 聊这个话题聊了很久,回去后我想到一个奇怪的事情:大部分时候提供教育是为了更好的管理,教育的目的是驯化思想(比如你看看香港这几十年的教育),或者更好地剥削一个人能创造的价值,而并非我设想的那种自我进化式的教育,管理者不希望教出太多聪明人。但从这个角度来看,你要搞教育上的颠覆,那等于在搞革命了,这样很不妥。

所以除了利用我国在线教育制度尚且不规范的这段时间捞钱的那一批人,我希望有条件的企业家们不要去想如何用同样的资源获取更多的利润,而是在保证利润的前提下,如果把资源的内容形式和教育的各个流程体验变得更好。比如教育产品的形式随着技术的进步一定会多样化,游戏模式的正反馈刺激性教育只是一个例子,还可以有 VR/AR 技术,这些技术一定会成为未来生活中的常态。

写着写着,又去聊教育了,唉,可能都称自己的一种习惯病了。

网站更换了名字和 Logo,希望接下来诸事顺利~

2020 年 10 月 30 日启用的新 Favcion :卖个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