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 2020 年的尾声,非年终总结。

正如我在网站的个人简介中所写的,我很不喜欢融入群体(Crowd),或者以某群体成员的身份给自己贴上标签。大抵是因为一个人就算标榜自己多么的清醒、多么的正义、多么的独立思考,到了群体中则容易把控不住意识和情绪。“我们始终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的感情源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这是《乌合之众》里面所写的话。这本书的很多观点值得参考,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实例论证来支撑,会让部分读者觉得这是空洞无味的说教。所以会出现所谓理性驳斥这本书的“群体”,也有把这本书奉为圭臬的“群体”,这种站队在我看来,本身就挺有意思的。

作为人类,某些与生俱来的特性导致我们很少去直面内心的情绪和动机,而总是在行为发生后说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我坦诚自己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贵。“世界是我的意志,世界是我的表象。” 对于接纳不了勒庞作品的国内读者,想要让他们接触叔本华的作品,恐怕就更加难了。而我目前接触过的对大众群体心理分析的最好的书是《毛泽东选集》,因为它更容易被我国的群众理解和接受,大家对国家近现代的历史是比较熟悉的。

作者设置了回复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