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很难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某条路上奔波了许久,所以需要切换到旁观者视角来讲故事。

作为租客,似乎总要经历一个从合租再到整租的过程。自从权和女友搬走后,他俩原来在这住的房间便空置了一周有余,直到有下一任租客进来。这段时间楼下的猫(名叫“坏坏”)可欢喜了,毕竟房间里那沙发是他的最爱,当初沙发放在二楼客厅的时候便总爱在上面挠蹭。那几天对面房间的门也用不关着,每天早晨醒来去洗漱的时候,途经时总能看见坏坏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用小心谨慎的眼神盯着我,生怕沙发又被抢走了。但对小猫咪而言,这样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新租客入住后,门便经常是关着的,半夜三更的时候总能听到房门外有猫叫。我和坏坏的互动频率也越来越少了,因为知道年后自己也即将搬走了,强行减少接触,怕到时候舍不得。嘿,我说的可不是猫,是怕我自己舍不得,猫咪又能记住些什么呢?

来北京后,许下的愿望太多,尝试了一下发现,能够实现的太少。当初觉得能被利用起来的天台,除了某次大扫除将废弃在那儿许久的物料清理干净后,便没再规划过。当初觉得博客要周更,读了些什么新的东西该记些笔记,然而也慢慢地荒芜了,感慨三味书屋到百草园到距离居然这样近。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的熟悉和探索上面,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把一切个人认为不合理的事情给纠正过来,纠正的过程并不难,困难的是证明这个“不合理”的结论是客观的;更困难的是,直到事情有肉眼可见的进展之前,那些犹豫、思考、纠结和判断,都是很难被理解和认同的。

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思其职,不解其苦,亦不知其混沌。”后面两句是我胡加的,人们在不同的层次玩法完全不同,如果花大把时间在精进官场/职场/学术政治,却没有去投资自己,长远来看只会徒增内耗。不同的管理者也接触过了,有和气生财的,有居安思危的,有浑水摸鱼的,百家争鸣。至于从不同类型管理者那儿得到的的教导,其实和大学里的学长学姐们对学弟学妹们的教导本质相同,讲究价值观和立场,功利主义者居多,随波逐流者是少数,难得有些人怀揣着情怀主义说事,然而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的。倘若大家都讲客观性,那么一些人说话势必要抽另一些人的脸;反之,成为一个合群的人要牺牲掉太多东西。我认同一个不断发展的世界中,善恶好坏优劣永远是保持着平衡的,在我眼里是善的,没准在其他人眼里是穷凶极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老子《道德经·第四十二章》

距离新冠疫情爆发已经有一年有余了,随疫情而来的是更多对制度和人性的检验,我深知自己还没有接触到光明与黑暗的全部。拿科研圈举例吧,搞科研的大都是学科研的术,如何做实验、写文章、以及做一些必要的 Social,真正专研科研之道(Tao)的人很少。我打心底钦佩饶毅教授,自他举报裴钢等人未果,得到荒唐的“图片误用”的结论后,我愈发发觉国内科研的学阀风气浓厚(国外其实也差不多),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经掌控了话语权。难道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奋斗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一个德高望重的身份?年轻时受到剥削,混出名堂了就开始剥削其他人吗... 是不是觉得“我如今摸爬滚打到这个位置了,穿着锦袍吃着皇粮,不去颐指气使地发挥一下特权,就对不起年轻时吃的苦了”呢?自私和短视是人类可怕的动物基因遗传,资源有限的时候就容易产生内部竞争,内斗有很多类型,我尤其欣赏饶教授这种,却也为他感到担忧,因为这个时代舆论不能舆论住舆论的管控者。我是个懦弱的人,况且能力声望都没有,不觉得跳进去就能凭借一己之力净化环境,饶教授这样的人难得可贵。

如果看相关的产业界呢?阿尔茨海默病新药  GV-971 算不算产业落地?我不敢再说话了,唯有沉默。

我时常告诫自己,要做自己尊重的人。“历史不幸地记载着有人成功的代价是丧失良知,幸福的代价是损害他人。”(源自:2015 年饶毅在北大毕业典礼上的致辞)前段时间我又回顾了 2016 年 11 月 17 日那一期《锵锵三人行》,嘉宾是饶毅和刘五火(刘炎焱),了解过 A 站管理层内斗历史的吃瓜民众应该都听说过刘五火,结果这就是一个当时互联网企业 CEO 的发言态度和水准 —— 如今四年已过,历史已经给出答案了。思考问题的时候应该抓住事情的本质,尊重客观事实,而不是拿着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开始胡乱分析夸夸其谈。如果因为反对一个人的态度而不认同一个人的观点,这有些毛躁。看到五火同志,这个认为自己对世界有深入认知的投机商人,在饶毅教授阐述观点的时候表露出的那种不屑的表情,我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和他一样有了邓宁·克鲁格效应:明明是自己格局太小,却认为那些真正的聪明人是白痴。

(下面这视频源在 YouTube,国内应该不给放)

《饶议科学》公众号里面的文章写得非常好,我很羡慕饶毅教授写文章的功底和那清晰的逻辑,惭愧自己与人交流时语言表达的混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写出些非自言自语的文章,至少目前看来挺遥远的。我想引用他最近在公众号里面的一篇文章《有德有言的知识分子》中的一些话:


多做少说是比较容易得到认同的概念。但是,有时会误导成该说的时候不说。其实,在必要的情况下,说就是做。 

在对公众利益有影响的事物上,依德建言,就是行。碰到欺骗公众的人、事,如果知情人、懂行的,没有人出来批评,这时不说话,是不敢行动。这时如果躲在“少说多做”的漂亮招牌下,其实是不敢为。这种不敢为,不是有德的证据。

只追求个人成功,不关心社会公德,不仅为一些父母、老师言传身教,现在也成为不少人生活的原则和时尚。即便在传统上自身要求较高的知识界,现在不少人对此也变得习以为常。在此情形下,依德建言反而会被“聪明人”嗤笑。

在现代社会要做到有德有言,须能以事实为基础做出判断,以维护公众利益为出发点,对事务做出分析和判断,即使明知发表言论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在适当场合(必要时在直面社会的公开场合)表达意见,才是坚持原则,敢说敢做。

孔夫子还有一句话:“有言者未必有德”。两千多年来,许多人的言论和行为注解了孔老先生的话。 

  • 无可靠事实根据,或者对自己不懂的东西,大发议论,甚至把自己的无知变成他人的罪过。那是无知无畏,不是有德有言。
  • 不在公开、正当、合适的场合表达意见,专门在背后议论、造谣生事,那是阴阳怪气,不是有德有言。
  • 只批评在时间或空间上远离自己的、不影响切身利益的事物,难以避免被怀疑是做姿态,赚取廉价荣誉,不是有德有言。
  • 性格孤僻不能和人相处,逢事只知道批评,不知商量、献策、建言,那是发脾气,不是有德有言。
  • 抨击成功的人、攻击自己妒嫉的人,那是泛酸气,不是有德有言。
  • 容不得他人、看不得进步,那是小气,不是有德有言。
  • 专为狭隘自身利益说话,那是闹骄气,不是有德有言。
  • 随风摇摆,无原则地紧跟时代,作践了德,不算有德有言。
  • 不以严格事实讲道理,以俏皮话来哗众取怂、用激烈言论打广告帮助推销可以赚钱的文字,糟蹋了知识,也不是有德有言。

周蔚生(饶毅太外公)  录 《孟子》

如今作为打工柴,考虑的东西都很平凡而现实,或者说不得不现实起来。输出匮乏,写博客的频率越来越低;输入的内容也变化了,像微博、知乎这样的信息来源已经慢慢难让我有兴趣,一些个人公众号倒挺有趣,至于那些倾向于包装营销的自媒体,见得多了发现不是谎言就是套路,少有几分真诚。不如把自己扎进科学技术和工程实践的坑里,换取那一些些的宁静和纯粹。

自从“符合规定”便可万众发声的时代到来后,个人分辨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否则容易人云亦云,甚至是盲目崇拜。我发现我理解的爱国和很多人不一样,甚至在一些人眼中我是不爱自己的国家的。我曾经吐槽过外交新闻的无聊,譬如不同国家的外交部之间总是要打口水仗的,如果只在一个国家内部看官方媒体言论,总会觉得某些国家是邪恶的,某些国家是友好的,某国的外交是正义的!我这么说有些破坏人民团结的嫌疑,我需要澄清一个事实:我是一个热爱祖国的人,但我的热爱不是愚昧的那一种,尽管有些时候政府需要人民的这种相信作为力量。如果聪明人的比例太多,民众就不好管理了。媒体是政治的工具,新闻报道也未必就是真相,多一些辩证终究是好的。现在互联网的一些企业公关也学着开始借助流量手段控制舆论,网民们并不知道被蒙在了几层鼓里,好在不是所有人都蠢蛋,总会有出来分析局势的(尽管这些话很快就被公关掉了)。

总之,世界的本质,或者说人类社会的本质,或许就是那么的不纯粹。

认清现实是否就代表着要放弃呢?好像当初上大学后因周遭的功利和无趣而自闭一样,接触到社会的混沌面后人也迷茫了,不知将来的日子该如何度过,甚至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有着情怀的人们要么选择追随理想而去,要么选择不断地降低自己的追求,最后变成了千千万万平凡的我们。可转念一想,这又有什么好值得灰心的呢?平凡人有平凡人的追求和使命。今年春节没能回家,所以回顾了一下《人在囧途》,2010 年的电影,在 2021 年不得不感慨一下,原来短短的 10 年内社会的进步可以这样大。总而言之,魔幻的 2020 年总算是过去了,挺喜欢 2021 年开年的状态,有一种在为了人生下一个十年而努力的感觉。尽管我隐约觉得我的理想没有可能成功,但总归是走在了一条崎岖的路上。

无意义的行为反而有着很大的乐趣。坏坏经常喜欢悄咪咪摸到二楼来玩,猫在我的房门外叫几声。这个时候你若是装作很生气想要逮住这猫崽子,朝他快速奔去(并故意踏着很重的步子),坏坏便会惊慌失措地跑开。可爱之处在于坏坏每次脚底都是打滑的,他越紧张就越是在原地滑越久:“妈妈咪呀我要快跑。”或许地板就是这么光滑吧,难怪沙发抓起来是那么的舒服。

希望自己变得更义无反顾一些吧,不要忘了自己因何而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