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的时候得知合租的室友前段时间刚从河北石家庄(中风险疫情地区)回来,因此整个屋子的人都被各家 HR 要求去做核酸检测,这一周自然需要在家隔离,就当体验一下远程上班。目前核算检测结果也出来了,阴性。

在家办公也挑剔环境,自己早就被公司的发的 MacBook Pro 惯坏了,不习惯再去看 Win 本的屏幕。笔记本没有带回来,索性下单了一台 M1 Mac mini 和 LG 27UL850 显示器。Mac mini 第二天就到了,而 UL850 显示器物流承诺 14 号送达,昨天晚上等了许久,再看时间的时候,发觉已经是 15 号了... 仔细一看,原来是申通快递啊,祈祷各位快递员大爷们别把我的物件弄丢了。已经准备好登录 国家邮政局申诉网站 了,没想到这年头淘宝发货还会用申通,是我大意了。申通一直没倒闭,我觉得是很奇妙的事情,可能是因为背后有阿里站台吧。

快递从芜湖到北京市只用了一天,目前三天过去了,毫无动态

凌晨四点,夜半人静,又有些无聊了,是难得的写文章时间。

最近发觉很多人和事情很无聊,我不善交际。和一些人交流的时候脑海中总需要经过 Rosetta 2 转译一下才能变成对方能够理解的形式。大多数时候,“把答案解释清楚”的时间要远远地超过“把问题分析清楚并得到解决方案”的时间,我又是懒得解释的那一类,经常变成谜语人。这点也被我的 Leader 发现了,给了一些和人交流的建议方案——我并非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比较随性,对不同的人有自己不同的交流方式。而我其实是不爱和各种各样的人保持长期密切接触的,只觉得第一次遇见的类型会采样分析一下。我也尝试过对外表示成不同的性格,表达欲强和弱都是可控的,情商的高低也只是一种设定,反而期待的是外界对此做出的反应。一些莫名其妙的操作倒是经常让人不解,站出来解释自己的想法好累啊,大家都有自己的表演剧本,不如选择在一旁沉默。

我最近倒是喜欢上看电影,Bilibili 上付费观看了《一秒钟》,有两个很喜欢的画面:

老一辈的年代,看电影是全村了不得的大事。
张译:“一秒钟太短,不够。”

第二天下午就约了人去电影院看皮克斯的新电影《心灵奇旅》,还算治愈。

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喜欢研究战略布局,带头冲锋陷阵不是我的强项。目前我所主张的决策和预测都难以被人理解,想在这家聪明的公司里寻找知己甚至是伯乐,后来感慨“聪明”也是群众定义的,我有一个能相信我的 Buddy 就很满足了,其他时候还是默默观察比较好,和人交流真的太麻烦了,总不至于去和人交流,说:“看呀,一切都在同质化,我们是如此的无知和渺小。” 不管别人眼里认为是自信还是狂妄,我打算接下来直接做给他们看。

说到“做”(Do)这件事,就轮到我变本人得无聊了。为了证明正确性而去做一系列的事情,就好像交流时和对方解释一样,一样麻烦。整个事情就很矛盾:我已经知道这样做是对的,为什么要去花时间证明讷?在旁人看来:你不去做点事证明一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画饼吹牛?啊,终究是自己眼高手低了罢,多做点实验。

曾经只想成为顶尖的科学家兼教授,凭空想是不能圆梦的,只是我早早地发觉其中的不可抗力实在是太多了。宁愿和科研圈毫无关系,也不想走碌碌无为的学术道路。既然如此,当一个平庸的公务员也挺好,去山野田间做个放牛人也不错,最终为什么跑到北京来当打工人呢?似乎只是为了找一些乐子,收集更多的信息,从而让自己内心的一套解释更加客观。我想实现我心目中的我自己,与外物毫无干系。目前还很遥远,现在要感谢现状,让我还有一些写东西思考的余地。

后记:更无聊的原来是...

不出所料,申通芜湖那边的客服打来电话,让我 48 小时内没收到货的话申请退款,话术如此熟练,显然是早知道会发生什么。想必是申通各个网点之间信息不通,不然应该是北京中转站来电话。申通的快递员经常会出现要求客户自己到提货点取件,和送货上门的情况完全相反,像显示器这种东西搬来搬去就更累了。我反而觉得,退货是比较轻巧的方法。

本打算退货后重新在京东自营下单,结果也没有隔日达了,预计在一周后送达。找 xxr 吐槽显示器迟迟不来 Mac mini 都要吃灰了,他给我推荐了一家海淀的淘宝店,和店家联系同城闪送,半小时后就已经送货上门。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把 UL850 改成 UL 600 了,这个最适合。